代表兵王归来第七百章齐人之福

2020年09月17日 • 中药方剂 • 阅读 1

兵王归来 第七百章 齐人之福这样的血泪请求当然是要答应的,因为雷东本来也没打算把他俩真弄死,做唱戏而已。于是在两个人的苦苦哀求之下

兵王归来 第七百章 齐人之福

这样的血泪请求当然是要答应的,因为雷东本来也没打算把他俩真弄死,做唱戏而已。

于是在两个人的苦苦哀求之下,在雷东“聪明绝顶”的计谋安排之下,炮哥勉为其难的答不杀他们,除非他们能做好下面的事情。

一张新桌子被搬进房间,上百部摆在桌子上,还弄来了一个陶盆当做香炉,点燃了三支香。

十几个人,包括炮哥和雷东再次黑巾蒙面,威风凛凛的坐在那张桌子后面。

金导游和崔昊则跪在前方,郑重其事的向炮哥承诺,加入丹东大炮组织,发誓赌咒要利用自己的身份为丹东大炮组织服务,并当众朗读了一篇由雷东亲自起草的誓言。

誓言按照管用的江湖各式,其中有一部分内容竟然涉及到对他们领袖的人身攻击。

虽然只是几句不痛不痒的话,但对于这个国家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滔天大罪。

这是必须的,因为在这样的国度,领袖已经被神话了,任何不尊重领袖的言论都将面临叛国罪的指控,就这篇誓言中的内容一旦被坐实,不管他们两个是自愿还是被迫,都难逃死刑的命运。

因为在这样的国度里面,领袖的尊严是必须用生命来维护的。

血可流,头可断,对领袖的忠诚不许变,否则就是叛徒,就必须彻底消灭!

当金导游和崔昊看到这份誓言的时候,差点吓晕过去,哆哆嗦嗦的好半天念不利落。雷东只好对他们施以暴行,拳打脚踢之后恐吓他们再来。一发展前景良好直反复了七八次,他们两个才逐渐适应,宣誓的时候语气也正常了许多。

一直到这个时候,雷东才打开一部,将他们两个宣誓加入丹东大炮组织,被组织老大接收,并奖励和现金的全过程录了下来。

最终大家齐声欢呼,所有蒙面人走过来,和金导游和崔昊一一握手,热情的一塌糊涂。

“小金,小崔,以后我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要同舟共济,要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哈哈哈!”雷东左手拉着金导游,右手拉着崔昊,走到兀自“昏迷不醒”的谭凯面前,说道:“这个人,就交给你们两个来处理了!”

“雷,雷哥,我们不……不敢啊!”两个人犹如行尸走肉,大脑已经陷入了彻底的混乱之中。

雷东哈哈大笑,说道:“放心,不是让你杀了他,是让你把他送回宾馆去。”

“可是他的两个同伴不见了,我们……”崔昊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说道:“他们要是闹起来,肯定会报警,我们……就有麻烦了。”

“那两个女人见财起意,拿着走私物资,开着悍马跑了,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雷东笑道:“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就要看你们两个的智慧了。吓唬一顿,送过边境去,这也办不到吗?”

这并非办不办得到的问题,是能不能拒绝的问题。

崔昊和金导游对望一眼,都无可奈何的点点头。

于是,在两个小弟的“护送”下,崔昊和金导游抬着谭凯离开这座神秘的小院,登上一辆老旧的拉达牌汽车,向着几公里开外的新义州国际大酒店而去。

戏演完了,炮哥松了一口气,问道:“雷哥,苏姐,我们……”

“你们一定还有很多事情要说,我就不打扰了。”雷东去隔壁房间把苏小小和金珠领出来,交给炮哥一张带有特殊标记的朝币,说道:“明天你通知国内的朋友,如果收到我给你的五百万,同时你也愿意继续合作的话,就去先锋渔场,用这张钱买一只太阳花牌雪糕。”

炮哥接过朝币,毕恭毕敬的说道:“雷哥苏姐放心,就是一毛钱没有,我也跟定你们了!”

“笑话,当我们是骗子吗?”苏小小咯咯一笑,挽着雷东的胳膊出了房门。

在小院之外,雷东打开悍马车门,在几个地方摸索了一番,竟然神奇的打开副驾驶车门的内饰板,取出一包包装严密的东西来背在身上,这才挥手向紧张守候的炮哥等人告别。

顺着漆黑的小巷走了大约一百米,雷东确信炮哥他们没有跟来之后,立刻拉着紧金珠和苏小小,敏捷的翻过一道低矮的院墙,进入到了一户人家的院落之内。

“喵喵喵……”雷东发出三声猫叫。

立刻,正房的木门打开了,一个老态龙钟的男子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

“该死,竟然来了三只猫,我可养不活了!”老人咳嗽着来到左侧墙根底下,吃力的搬起一个荆条筐子,说道:“造孽啊,老了老了,竟然没有消停的时候,还要为一群猴崽子们操心!”

自始至终,老者就像是自言自语,根本就没有看雷东等人一眼。

雷东也保持着沉默,当看到那个老者搬开柳条筐子之后,才领着苏小小和金珠走了过来。

筐子挪开了,下面是一块青石板,再把青石板挪开,赫然出现了一个地道入口。

“他***,老子最近怎么总是丢钱呢,今天又丢了五百块!”雷东嘀咕了一句,随手将五张百元大钞抛向空中,然后纵身跳下地道,冲着外面的苏小小和金珠连连招手。

苏小小和金珠又是惊奇又是刺激,也先后跳了进来。

紧接着,外面传来老者梦游般的声音:“咦,我拣到了五百块钱,还是人民币,这下发达了,可以过三天幸福日子了,哈哈哈!”

“咣当!”青石板复位。

“哗啦!”柳条筐也被放在了原处,地道内瞬间漆黑一片。

“嚓!”一支火柴被划燃,雷东点燃了密室内的一根蜡烛。

狭窄的密室,总面积不过十来个平方,应该是用原来的菜窖改装而成的,里面只有一张床和一些花色暗淡的被褥,另外在密室左前方还有一扇小门,似乎还有地道通向更远的地方。

“这个老头子是谁,安全吗?”苏小小盯着地道入口,有些不放心。

“绝对没问题,是咱们的人,六十多年前他是一名志愿军战士,在长津湖战役中负伤,被当地老百姓收留,后来就留在了这里,成为了这个国家的国民。但是他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一直寻求回归祖国的机会。前些年一个老志愿军扫墓团路过这里,和他取得了联系,随即就被发展成了草垛子。”

“草垛子”是狼组的专用术语,指的是那些为狼组提供信息服务,却非正式成员的人。

这样的人,忠诚是最重要的,其次才是他可能获得情报的能力。

苏小小不由大为感慨:“半个世纪以前的老兵都利用起来了,简直不可思议!”

雷东没有搭腔,而是迅速把那个从悍马车中拿出来的包裹打开,里面赫然是一支被拆分开来的狙击步枪,另外还有一个袖珍信号接收器。

雷东将狙击步枪的零件交给苏小小负责组装,自己则拿着那个信号接收器走到地道入口,将一根细长的金属丝从缝隙中探了出去,然后就拨弄接收器的按钮调节起来。

几秒钟之后,伴随着一阵刺刺拉拉的噪音被消除,清晰的对话声传了进来。

“情况就这些了,你们跟着我混了这么多年,我也不吭你们,大家都说说,该怎么办?”竟然是炮哥的声音。

原来雷东在那个房间内早就做了手脚,将一个微型信号发送装置放在了桌子下面,此刻用遥控开启,就是要看看这群人是什么反应。

威逼利诱是一回事,但狼组做事从来都是以安全为第一要务,一旦发现这群人靠不住,雷东就会火速出击,将他们彻底歼灭。

很快,一个新义州本地人说道:“炮哥,你说他们是中国的公安,要来抓我们的人?”

“不是来抓我们的人,而是来抓一个逃犯。至于逃犯是谁,对方没有说。”显然炮哥有自己的打算,并没有完全说出实情。

“公安就是一群狼,吃人不吐骨头,靠得住吗?”说话的是一个丹东人,瓮声瓮气的。

“老魏,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你要先想想自己,想想我们的丹东大炮,是人家的对手吗?”炮哥叹了一口气,说道:“两个人,赤手空拳,就把咱们十七个人全打趴下了,然后又给了咱们十万美金,你们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还能什么意思,打一个嘴巴给一个甜枣呗!”

“打人,是展示实力,是告诉我们他们有多强,我们的命都在他们手心里面掌握着呢。给钱是表达善意,是告诉我们他们只想安静的抓捕逃犯,不会追究我们的过去。起步价5元到10元无论丹东的也好,新义州的也罢,无论曾经做过什么违法的事情,他们都不会管。”炮哥的语气突然严肃了起来,说道:“可前提是我们老实合作,否则钱拿不到,命还得丢了!”

“女的如何我不知道,但那个男的……简直就是一个妖孽,一巴掌就把桌子拍碎了,用大铁锤也不一定做得到啊!”一个小弟感慨万千,说道:“老大说得对,在他们面前,我们就跟一只蚂蚁似的,除了合作,其他都是死路一条啊!”

“我也同意合作,他们的确大手笔,一次就给我们每个人五千美金,再大的饥荒我们也不怕了!”一个本地人显然在荒年曾经挨过饿

,说道:“老子不管他们是谁,也不管他们要干什么,只要能让老子吃饱饭,还有余钱潇洒潇洒,老子就为他卖命!”

接下来的讨论呈一边倒趋势,反对的声音很小,绝大多数主张合作。

不过也不是毫无保留的合作,这群人也做了相应的预防措施,比如暴露之后如何逃走,被警方抓住之后如何为同伴打掩护之类的安排。

雷东足足听了半个小时,最终确信这群人不会玩什么花样了,才关掉接收器。

回过头来,雷东立刻看到了苏小小那双充满威胁的眼睛。

“哼哼,带两个美女到这样一个小地方来,你难道想享齐人之福吗?”嫩藕一般的小手来到雷东的肋下,几根手指豪不留情的抠了下去。

“老婆大人饶命啊!”雷东痛苦的呻吟起来!



幼儿腹泻怎么处理
小孩健脾的药有哪些
河源白癜风医院哪家较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