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涧第三十六章迦蓝塔求仙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医新闻 • 阅读 0

楚云涧第三十六章迦蓝塔求仙营养

楚云涧 第三十六章 迦蓝塔求仙

“花开无声?我们有没有解药?暗寐,你马上到我宫里去取玄灵丹来,玄灵丹可不可以解这花开无声?”凌楚墨紧紧握着云宣的手,生怕一放手,就是永别。

“少尊,属下也从没有真正见过花开无声的毒发,只是从书上看过这种苗疆蛊毒的记载。这种蛊毒甚是阴损,越是灵丹妙药越是帮助它花枝的生长蔓延,等这紫色的花枝长遍全身,那也就是宿主毒发身亡之时。”寒獍心痛地凝望着云宣,实在想不出解救之法。

“灵丹妙药助其毒发,那毒药呢?毒药会不会克制它的毒性?”凌楚墨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威严冷酷,而是微微地颤抖起来,一丝恐惧和挣扎蕴藏其间。

“世间毒药千百万种,每一种都有其独特的配方和药性。如果一味味地试,恐怕小主也等不到了。”寒獍实在不忍心说出这样决绝的话,可事实就在眼前,她不得不点醒凌楚墨无望的执着。

凌楚墨不相信自己刚刚到手的幸福,又将瞬息消失,他痛苦地抱住云宣,不顾寒獍和小鱼在场,疯狂地亲吻着云宣的双唇。口中喃喃着云宣的名字,想要将她呼唤回来。

寒獍和小鱼从没见过如此失态的凌楚墨,少尊在她们的眼中,从来都是冷傲孑然,任何事都无法摧残其钢铁般的心志。今晚的凌楚墨仿佛一个被夺去珍爱的孩童,所有的绝望和愤怒都在那个疯狂的吻中流露出来。

寒獍和小鱼实在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云宣的离去,悲伤的泪水早已湿透了衣裳。小鱼蒙着脸,痛苦地抽泣着,抬眼想要多看小主一眼,也算尽了主仆一场之意。无意间,突然大叫道:“花枝不长了,花枝好像停下来了。”

随着小鱼的提醒,寒獍和凌楚墨同时发现云宣脖颈处的花枝似乎停止了向上伸长的趋势。

“怎么会这样?”寒獍俯过身,仔细查看着紫色花枝的走势,在靠近咽喉处的几枝花枝居然出现了稍有萎靡的样子。

“它们好象是遇上了什么害怕的东西。”寒獍边说边检查着云宣的脉搏和气息,“这种苗疆蛊毒甚是特别,如果寄主生命力强,它们发作的就快,不消片刻即可蔓延全身。反之如果寄主身上带有死气,则它们就会停滞甚至消失。这种驱生避死的特性,也是灵丹妙药对付不了它们的原因。”

“奇怪了,小主此时的脉象到是比开始平稳了一些。”寒獍面带疑色,对凌楚墨说道。

几人正在踌躇到底要怎样营救云宣之时名模们抢占了舞池,一道白光突然闪入堂内。雪灵抖了抖一身的海水,湿漉漉地就跃上了云宣的贵妃榻,用黑黝黝的鼻子闻了闻云宣的睡袍。也不再顾忌凌楚墨的酷厉,蹲在少尊的耳边就唧唧呱呱一翻暗语。

雪灵其实早已能够说话,只不过平时被云宣告戒要低调,所以在人前并不开口言语。

此时凌楚墨也是第一次知道雪灵居然已能口出人言,再仔细一听雪灵的话,面色一冷,马上命令道:“寒獍,马上将云宣的睡袍换下来。暗寐,把小鱼关入死牢。”

凌楚墨突然之间说出这没头没脑苹果始终对外宣称要保护用户数据的话,让寒獍、小鱼以及等候在堂外的暗寐都是一惊。皓月轩上下二十多个仆从都已被关入密牢,但小鱼是尊上凌天扬从小收养的亲信,因此从没有人怀疑她的立场。此番,凌楚墨居然要把小鱼也关入死牢,没有实足的证据,他应该不会动尊上的人。

小鱼到底是凌天扬亲手调教出来的人,在如此巨变面前也不哭闹,俯身朝云宣磕了一个头,又深深地拜了拜凌楚墨,眼含泪水说道:“小主遭人暗算,小鱼理应是第一嫌疑,自当自裁请罪。此番把小鱼关入死牢不要紧,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小主的安危。小鱼这一入牢,小主任何情况都希望寒将军能够给我通个消息,也好叫我安心。”说着又朝寒獍磕了个头。

此时寒獍已将云宣那件水墨莲花的睡袍换下,听了小鱼的话,也不禁湿了眼眶。

这厢小鱼被押入死牢,那里早有人通风报信将皓月轩的一举一动传了出去……

关了小鱼,凌楚墨又低低地对寒獍交代了几句如“立领、对开襟”的创新款式更赋有传统正装意味,寒獍无不一一颔首应允,可在听到最后时,突然抬起头来,满眼惊恐阻拦道:“什么?少尊,您要上迦蓝白塔,这是玄天宫禁地,非本宫宫主,谁都不能进去的啊。”

凌楚墨哪里听那些规矩,冷冷地朝寒獍看了一眼:“什么禁地不禁地,我凌楚墨要去的地方,就算是九天神坛,九渊冥府我也照闯不误。”说罢将云宣抱入怀中,打开通往后山的花窗,飞身一跃,就消失在浓重的夜色里。

凌楚墨一路飞奔,在崇山峻岭间盘旋跳跃,身后雪灵紧紧尾随,一黑一白两道光,穿过浓密的原始丛林,涉过宽阔幽深的山涧河谷,向玄天岛的深处掠去。

“雪灵,你怎么知道那苗疆蛊毒是下在了云宣的水墨睡袍上?”凌楚墨边赶路,边追问雪灵。因为凭他如今的修为,如果云宣的睡袍上有毒,自己那么以及随后十年内平板电脑的出现近的距离,不可能测不出来。

“少尊,你先恕我无罪,我再告诉你。”雪灵到底还是忌惮凌楚墨的冷酷无情,无论如何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哼!只要云宣平安,什么事都好说,如果云宣有个好歹,你们通通给她陪葬。”凌楚墨脚下生风,看都没看雪灵一眼。

雪灵暗道不妙,知道自己不是凌楚墨的对手,只得乖乖道出实情。

原来,午后云宣在沐浴时,水墨睡袍被小鱼放在榻上备用。雪灵看着睡袍丝质上乘,图案清雅,心里很是喜欢。于是,偷偷地在云宣的睡袍上打了几个滚。后来,怕云宣发现她的睡袍被弄皱了,要责骂自己,于是索性溜出了玄天宫入海找冉遗兽玩耍。

冉遗兽一闻雪灵就发现不对,告诉雪灵它身上有苗疆蛊引的味道。这种味道并不是毒,而是一种稀有的花粉,它与真正的蛊毒一接触才会触发花开无声的发作。因此,一般人根本不会发现那件睡袍上的异样。

当然,雪灵聪明地将冉遗兽说成是自己认识的灵兽,故意隐去了鲛人蓝泽的那段故事。

凌楚墨听了雪灵的解释,并没有怀疑其他。因为睡袍上应该不是毒,如果只是一种引子,那他没有发觉也是情有可原的。这样说来,真正的蛊毒还被藏在其他地方,而且蛊毒和毒引都是只有云宣会接触到的地方。

这个幕后黑手用心之歹毒,简直令人发指,他这样的布局,是一定要至云宣于死地啊。

凌楚墨一想到有人要从自己身边将云宣夺走,一股怒意深腾而起。雪灵跟在他身后三尺的距离,源源不断的杀意如无形的浪潮席卷迩来。

玄天岛的顶端,青山环抱,绿木成荫,中间一片碧绿的湖水如九天玄女失落人间的宝镜。湖水的中央一座白塔傲然直立,白塔共分七层,每一层都是由一整块巨大的白玉雕琢成形。远远望去,波光粼粼,水雾迷蒙,仿佛进入了一个梦幻的世界。

凌楚墨抱着云宣在湖边站了一会儿,似乎在思索入塔之法。

这个地方,凌楚墨其实并未来过,唯一一次靠近这里,还是在九岁时偷偷跟在父亲凌天扬身后,才得以从远处偷窥到一抹塔影。

当时的父亲似乎在湖边默默站了一会儿,瞬间就消失了踪影,至今凌楚墨都没有弄清凌天扬的入塔之法。这处迦蓝白塔是玄天宫的禁地,相传里面住着一位女仙名叫碧空,只有世代的宫主才有资格觐见女仙,聆听仙训。

但今日,凌楚墨为了救回云宣已经别无他法,唯一的希望就是碧空女仙能够施以援手,将云宣从鬼门关拉回来。

迦蓝白塔前,凌楚墨和雪灵站在湖边,思索入塔之法。

皓月轩中灯火通明,寒獍调派的仆从婢女忙里忙外,似乎正在为抢救云宣忙个不停。早有人不停的将小主最新的状况传递出去,一会儿说情况好转了,一会儿又说吐血了,一会儿说有救了,一会儿又是危急了……总之,形形总总让人摸不着头脑,理不清思绪。

长治白癜风医院地址
贵阳哪家治疗妇科医院好
商洛治白癜风哪家医院比较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